当前位置:主页 > 环球时报 >

葛兆光靠裙带入选国家教材委员会其世界观和邓相超神似 ...

时间:2019-08-29 23:42 作者:admin
一个国家实施什么教材,使用什么教材,反映并决定这个国家想要培养什么样的人和能够培养什么样的人,直接关系到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巩固与发展,关系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关系到国家长治久安与繁荣昌盛。中国成立高标准、高水平国家教材委员会,因此前语文、历史、政治教材出现重大问题,崇洋媚外、造谣杜撰、严重西化,没能够贯彻党和国家关于教材工作的重大方针政策甚至背道而驰,国家成立高级别机构,统筹全国教材工作。学校教育工作千头万绪,课程教材是核心,教育理念和教育思想、人才培养的目标和内容,都集中体现在课程教材之中。一个国家实施什么教材,使用什么教材,反映并决定这个国家想要培养什么样的人和能够培养什么样的人,直接关系到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巩固与发展,关系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关系到国家长治久安与繁荣昌盛。国家教材委员会成立于2017年7月3日,指导和统筹全国教材工作,贯彻党和国家关于教材的重大方针政策,审查意识形态属性较强的国家规划教材。教材是体现国家意志,关乎未来的战略工作、基础工程,教材应把握正确方向和价值导向,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优秀传统文化、民族精神教育,帮助学生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尊重教育规律和学生成长规律,提升教材思想性、科学性、时代性,逐步形成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要求,立足国际学术前沿、门类齐全、学段衔接的教材体系。国家教材委员会秘书长教育部副部长朱之文,曾担任9年复旦大学党委书记。复旦大学学术委员会中,葛兆光和陈思和、吴晓明是委员,复旦大学教学指导委员会中,葛兆光是第一副主任,复旦大学学位评定委员会葛兆光是副主席,校长杨玉良是主席。葛兆光北京大学毕业,曾任清华大学教授,后被复旦大学历史系聘为资深教授,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院长,研究领域是中国宗教、思想和文化史。2017年7月3日,葛兆光任国家教材委员会专家委员,葛兆光如何得到这个机会?理性推测是其圈子成员推荐的他。察网鹿野对葛兆光的观点提出质疑,葛兆光认为:中国必须追求人权、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反对政治上的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一定要把国家和政府区分开来,中国主要是一个文化概念,爱国不等于爱政府,往往是加入外国特别是美国国籍的中国人比没加入美国国籍的中国人更加爱国。被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点名批评的胡适和傅斯年虽表面上鼓吹全盘西化,其实是中国最伟大爱国学者。鹿野认为,葛兆光就是传说中的主流学者,把国家教材编写权让这种人主导,他不放心。百度葛兆光【百度为您找到相关结果约1,300,000个】。百度相关中国学者中有金观涛、李泽厚、高华、孙立平、梁文道、姜义华、葛剑雄、韦政通、章开沅、温儒敏、周谷城、阎步克、周振鹤、严佐之、蒋庆、汪晖、李零、王学典、饶宗颐、顾颉刚。众所周知,葛兆光是中国学术界大佬并是温和公共知识分子翘楚,在百度新闻中搜索葛兆光,喜欢报道他的媒体是:凤凰网、南方周末、网易、腾讯、搜狐、《南方都市报》、澎湃新闻、《深圳商报》、《福布斯中文网》、DoNews、佛教在线、和讯网,90%是资本媒体,在偏右网站爱思想网有专栏。葛兆光豆瓣小组目前有粉丝4847人,这些成员喜欢去的小组还有:罗志田、余英时、茂海建、许纪霖、王汎森、张灏、林毓生、李泽厚、金耀基、许倬云、王元化、殷海光、谢泳、朱学勤。葛兆光和这些敏感【服务美国国家战略】精英知识分子联系在一起,被鹿野先生质疑就不稀奇。稍微了解点常识的都知晓金观涛、李泽厚、余英时【他的百度相关人物张千帆、资中筠、刘再复、章诒和、袁腾飞、张鸣】是什么人?葛兆光的精神由这些人滋养,然后再主导中国历史教材编写,不能不令人焦虑!葛兆光是中国主流学者中的翘楚,据说其写《中国思想史》时长期对着电脑看从日本台湾搞来的史料,让视力下降很多,一旦方向走错越努力社会危害越大。目前中国精英文科知识界存在太多歪风,不符合学术圈子内共识,别说名利双收,连混下去都很难。葛兆光是公共知识分子中的温和派,在清华大学遭官僚潜规则排挤,远走复旦大学获得重用。复旦大学作为中国精英文科大学,里面教授精英誉满华夏,有政研室翘楚王某某与林某某,成为做学问顶尖高手:经世致用、影响朝野、指导实践、教化人心。还有多次遭攻讦的冯玮:西化精英,亲日美反华,曾在微博上公开炫耀:他担任高校教师资格和职称评定专家,对一些青年学人指控国民党不抵抗,宣扬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直接利用自己的职业权力否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青年学术人遭学阀们潜规则,把教材编写权继续让这些精英西化教授博导主导,出现问题再废除浪费多少纸张!?葛兆光教授主导历史教材编写稍微还可让人接受,但李泽厚、金观涛、余英时这些第五纵队无论其名气太大、称号再响亮绝对不能用,否则会导致无法估量后果。中国精英高校有太多人五人六高级知识分子,甚至控制思想文化党内高级官员就和苏联集体解体前夕故意纵容攻讦执政党与领袖的人一丘之貉,越是歪曲和污蔑一个国家历史的学者越被重用。教科书与媒体都是工具,这些人现名利双收,在精英高校当教授博导,不满足,不感恩,认为自己应入相拜将,貌似他们祖辈都在这方土地上毫无意义备受折磨和遭受羞辱。精英知识分子尽管人数不多,但占据思想文化学术舆论界领导岗位,他们话语权非常大,主导国家思想文化走向,这些知识分子出访过多国,人生观、价值观与世界观多不践行群众路线,在和国外对比中,认为自己失去太多。葛兆光对民国评价颇高,可以理解。去读读他的《中国思想史》,晦涩难懂,把宋朝更是捧上天,家国不幸诗家幸。知识分子文风一旦脱离实际,必然堕落,如按照他的意见去指导国家实践,必然导致国家衰败,空谈误国。葛兆光到目前最大官是在复旦大学当院长,靠裙带关系进入国家教材编撰委员会,其马仔马上在百度百科开始炫耀。好比梁衡批评国务院特殊津贴当头衔,拿了国家的补助,本该低调行事、加倍工作,结果这些精英知识分子,人心不足蛇吞象。本身对执政党与人民缺乏认同,高级职称、博导、长江学者、著名学者,并非他们得到什么东西,关键是同龄人没得到什么,才能让他们心理平衡。选择一个葛兆光当选教材编写委员会专家,让上海的朱学勤、许纪霖,北京的孔庆东、汪晖都嫉妒,牢骚更多。山东邓相超,国家对他不薄,名利双收,省政府参事、省政协常委,结果怨恨情绪更浓,在网络上公开放毒十来年,终遭围剿,丧失其所有名利,才安静下来。葛兆光入选国家教材委员会,貌似是复旦大学的荣耀,也是葛兆光教授个人社会声誉和被国家的认可,但网友质疑有裙带关系后台人为操纵嫌疑。葛兆光个人学养颇高,但其内心深处及其往昔言论及朋友圈英雄所见略同并未让其赢得基层群众认可。知识分子掌握公共话语权,这些人生活相对清苦,太多知识精英当官或经商,搞学术研究的想混好也需和权力与资本结盟。在上海知识分子翘楚中选择葛兆光比选择葛剑雄更恰当,更不能选择朱学勤,知识分子们对经济精英和政治精英永远有不满。本身国家用职称和各种名号拉拢这些文科精英,拉拢一个得罪一批。现在都赢家通吃,知识分子掌握符号权,主政者给葛兆光现实利益和社会声誉,这个角色还是值得炫耀和自豪,清华大学不后悔吗啊?本身是你们高校的精英,中国自古就有学而优则仕传统,葛兆光学术地位已稳固,当着复旦大学实权院长,现在社会地位和声望又进一步提升,恳请葛兆光教授参阅邓相超案例,在教材编写中真正为中华民族核心利益出把力,且行且珍惜!

上一篇:分享一下在越南胡志明市投资房产的经历_经济论坛_论坛 ...

下一篇:张鹏贺国伟人民日报:这是用钱都买不到的人格魅力!最后要记住永远不要丢掉别人对你的信任,因为别人信任你,是你在别人心目中存